*母題 Motif

《大國民》Citizen Kane 片頭的「玫瑰花蕾」

母題指的是一個意念、人物、故事情節、念白、影像、樂段,其一再出現在電影中,成為利於統一整個作品的有意義線索,並加強美感、趣味、哲理上的吸引力。母題本來是指音樂裡從頭至尾一直與某個人物、情勢或思想有關的旋律。而文學上對母題的研究有兩個重點:一為母題本身的內容,即母題的內在意義,包括隱喻、明喻、押韻、原型的探討;另一則是母題在整體作品上的結構處理與技巧安排,即母題的外在意義,包括母題的歷史、社會、經濟、心理範疇。


母題在不同的地方出現,會為影片帶來某種貫串的題旨。史丹利‧庫柏力克的《2001太空漫遊》(1968)中,神秘的光面石板,便使影片的幾個不相關段落得到統一。而希區考克《驚魂記》(1960)中的雙重身分與鏡像母題,皆是該片的重要視覺母題。電影的母題有時不是圖像性的,例如費里尼的《八又二分之一》(1963 ),片中鏡頭的移動與人物的出入鏡,是一種動力的母題,《大國民》(1941)中的「玫瑰花蕾」是貫穿全片的語言母題,而在安東尼奧尼的《情事》 (1960)中,海浪和風的聲音是重要的聲音母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