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拉:改變世界的力量》He Named Me Malala

2015 l美國US l Color l記錄Documentary l 60min l普遍級

導演:戴維斯·古根漢Davis Guggenheim

曾以《不願面對的真相》得到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美國導演戴維斯古根漢(Davis Guggenheim),於2015年推出的紀錄片《馬拉拉:改變世界的力量》(He Named Me Malala),透過相當多種媒材的使用,來呈現出少女馬拉拉的傳奇故事,例如:現代拍攝的影像(包含陳設及未陳設)、過去的史料照片、過去的史料影像、由演員詮釋重現的過去事件、動畫橋段、旁白敘事及訪談等等。

緊接片頭之後,我們聽到馬拉拉的聲音訴說自己名字由來的故事,馬拉拉的父親以阿富汗勇敢女英雄「Malalai of Maiwand」為她命名,而這段為自由奮戰的傳說則以動畫展開。影片繼續敘述在馬拉拉童年時,恐怖組織塔利班來到她們在史瓦特河谷的村莊,其領袖法茲魯拉如何剝奪人民的自由及女性受教育的權利,以致許多年輕女性必須偷偷上學。馬拉拉挺身而出,以公開言論譴責塔利班在家鄉種種不人道的所作所為,2012年馬拉拉受塔利班槍擊的事件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馬拉拉持續發揮影響力,在世界各地甚至聯合國發表演說,在2014年她17歲時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此段記錄畫面呈現被穿插在片尾)。

導演古根漢選擇以情節來呈現馬拉拉的故事,在時間軸上時而前進,時而倒退,將馬拉拉的家庭生活、塔利班的暴行、她的復健、她的成名及在人權上的貢獻,全都交織在一起,古根漢的做法讓觀眾聚焦在這位年輕女性的生命特質,觀眾於是看到了她的單純、勇氣及決心,而逐漸不在意她所面對的政治紛擾的時間順序,而受到她的力量鼓舞,願意與她站在同一邊。

在這部紀錄片中,出現了許多值得注意的紀錄片常用手法:

  1. 不斷提醒觀眾這是一部由電影創作者所拍攝的真實人物紀錄片:影片開頭我們聽到導演古根漢的聲音,他正在確認馬拉拉是否準備好要開始說故事,這是一個精心安排的開場。之後有一段馬拉拉被狗嚇得跑走,鏡頭跟著她經過收音師身邊,這是一個可以透過剪接修掉的畫面,但導演將其保留下來以提醒觀眾,這部紀錄片是透過一群電影工作者所塑造完成的故事。紀錄片並不只是攝影機所捕捉到的魔幻時刻,而是電影創作者有意識地選擇出的現實呈現。
  2. 利用動畫和演員重新詮釋來敘述故事:導演古根漢用了大量動畫和演員詮釋來述說馬拉拉的童年故事及塔利班攻擊的過程,顯然是侷限於史料素材的不足,因為除了幾張照片外,他並沒有其他童年時期的影像可使用,而塔利班攻擊畫面的取得更為困難,導演能重新呈現故事的可能性,僅剩演員詮釋和動畫,雖然演員詮釋容易流於乏味,動畫會是更有趣的呈現方式,透過動畫呈現時,導演較為容易強調他所在意的元素,並控制調性及顏色等。在本片中,我們在塔利班攻擊的橋段,看到塔利班的軍靴特寫,觀眾彷彿透過車底下看到軍隊到來,而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攻擊橋段中,導演也模糊處理了女孩們的臉部,但塔利班的毀滅性已經足夠強烈。
  3. 利用突如其來的剪接插入鏡頭,製造出侵略的感覺:觀眾隨著馬拉拉一家至伯明罕拜訪時,我們看到幾個代表塔利班武力的鏡頭,例如他們的旗幟及混亂衝突等等,暗示著塔利班的侵略在馬拉拉的生活裡,是一種不知何時會突然出現的威脅。
  4. 強調親情關係:紀錄片原名為「他將我取名為馬拉拉」,其中的「他」指的是父親,而父親,也是馬拉拉從昏迷中醒來後,第一個開口尋找的人。父親的重要性及權威是穆斯林家庭的核心,反之母親被關注到的部分相對少,這樣男尊女卑傳統底下的家庭文化,可期待在重視女權的馬拉拉這一代展開變化,特別是將來她對自己女兒的教育方式絕對大為不同。
  5. 透過「重複」加強力量:馬拉拉的父親在暗處(上明下暗)的側臉,在影片開頭(片名出現)和接近結尾之處,各出現過一次,父親旁白說著:「馬拉拉會怎麼想呢?」這是一個父親在自問自己對女兒的教育是否正確,現實生活中,馬拉拉的父親經過很長的時間煎熬,才等到馬拉拉從瀕死邊緣康復,但在影片中,觀眾在下一刻便看到康復後的馬拉拉振筆疾書寫著演講稿。
  6. 橋段的中斷:塔利班攻擊馬拉拉的戲劇化橋段,被馬拉拉和朋友玩紙牌遊戲的段落中斷,這樣的中斷是為了加強緊張感,將一個無法避免的悲劇事實延後,並提醒觀眾,馬拉拉除了是一個為人民挺身而出的英雄人物之外,她也是一個熱愛生命和玩樂的年輕女孩。

 

 

引導思考問題

  1. 雖然導演不是以順敘的方式進行,你能理解馬拉拉的故事嗎?非順敘的故事可能會對觀眾造成什麼影響?這種敘事方式是否幫助你理解事件始末及人物關係?如果沒有,你覺得導演為何要選擇這樣的敘事方式呢?
  2. 在紀錄片中使用動畫或演員詮釋的方式,會讓你質疑紀錄片的真實性嗎?現實的「重現」只能出現在劇情片中嗎?
  3. 這部紀錄片如何呈現馬拉拉的父女關係?和母女關係有何不同?你覺得馬拉拉自己有女兒時,會或不會有不一樣的母女關係呢?為什麼?

 

註:以上內容摘譯自Journeys in Film https://journeysinfilm.org/films/he-named-me-malala/

 

撰文者:陳俊蓉

英國愛丁堡大學歐洲電影研究碩士。曾任職於國內電影發行公司、台北金馬執行委員會,2009年至2012年間擔任金馬影展總監。隨後從影展轉換跑道開始製片工作,作品為《有一天》(侯季然導演,2010),現為三創親子影展策展人,並持續參與電影教育講座、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