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列車》 Return

2017|台灣TW/法國FR|黑白B&W/彩色Color│短片Short Film|20min|普遍級

導演:黃邦銓

一段橫跨歐亞大陸的旅途,兩條故事沿著鐵路交錯前行。黑白照片內白光閃閃,行往未知卻縈繞不去的記憶;泛黃照片中模糊人影,是回不去的時代縮影。兩段旅程,最終都是沿著回家的軌道,而家,不再是具象的人與物,而是時空交疊下那段無法觸及的鄉愁。

--- 推薦理由 ---

⟪ 回程列車 ⟫由旁白開展敘事,述說著「他」和「我」兩條相互交錯的故事線。一開始我們不太確定「他」與「我」分別是誰?有何關係?只能先從旁白話語中理解到「我」的旅程從法國圖爾寬出發,「他」卻離家工作替火車運煤,也在人生中第一次看到了火車。隨著故事慢慢接近尾聲,我們才慢慢認知到「他」是「我」的祖父,而「我」的旅程也因「他」而起。

整部影片主要由靜態照片組成,除了一張泛黃相片之外,其餘皆是黑白相片。照片的媒介本質有著強烈代表「過去」的時間性;法國哲學家羅蘭・巴特口中的「此曾在」,是令人陷入追憶、追索不再復返過去時光的時間向度。照片的使用,也令人聯想到法國導演克里斯・馬克於1962年所拍攝的⟪ 堤 ⟫,除了整部影片同樣是以照片作為故事影像基底外,⟪ 堤 ⟫又更從相片的過去時間性上,導入了「已逝」的未來時間,讓時間更擴延其曖昧複雜的維度,創造出時間不可逆的詩意矛盾。在⟪ 回程列車 ⟫中,黑白及泛黃影像則梳理了在過去時間中的不同時態,於是,當黑白或泛黃影像轉為彩色時,時間也從過去時間的不同向度中,漸漸地轉為當下時間。此外,在這個當下的時間中,我們同時也觀察到影像的運動。

在「我」的旅程抵達廈門時,一顆從沙灘慢慢轉向海面的鏡頭取代了原本以照片作為畫面敘事的慣例,畫面中的海浪令我們意識到影像已從靜態轉為動態,顏色也從黑白轉為彩色。然而,這並非影片的第一次影像運動,在進入海邊的前一個片段中,鏡頭慢慢地在照片的局部移動著,再逐漸帶到整張照片。於是,我們終於可以看清泛黃照片中的人影及環境。

這兩個攝影機的運動直到片尾才出現,於是,令我們試圖思索這樣的轉變其因何在?在時間與空間的轉換上造成什麼樣的效果?搭配著導演述說無法繼續前行的旁白,時間與空間的動態似乎仍沒有辦法讓旅程有延續的可能,或許,當下的時間卻也再度轉向那回不到過去、或說回不了家的鄉愁。

引導問題思考

  1. 為什麼導演要使用法文旁白?語言的選擇帶給你什麼樣的感受?
  2. 照片如何在影片中製造出動態感?
  3. 除了旁白之外,是否觀察到其他聲音的運用?
  4. 影片一開始為什麼要用「他」和「我」作為敘事線的主軸?這樣的敘事方法有什麼樣的用意?
  5. 為什麼影片中,最後仍出現攝影機運動?效果為何?

 

撰文者:史惟筑

法國里昂盧米埃第二大學文學與藝術博士(PhD, literature & arts, University of Lumière Lyon 2)研究領域為初始時期電影、當代影像、影像美學與教育,曾任高雄市電影館教育推廣組組長,現任國立中央大學法文系專任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