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錯車》Papa, Can You Hear Me Sing?

1983 │ 台灣TW │ 彩色Colour │ 劇情片Fiction │ 89mins

導演:虞戡平

1983年是台灣新電影風潮乍現的年代。瓊瑤最後一部愛情文藝片《昨夜之燈》票房慘敗,也代表了台灣以戲劇性為主軸的電影類型片終場。新一代的電影導演楊德昌已經在1992年以電影形式截然不同於過往的《海灘的一天》嶄露頭角,侯孝賢導演改變過去清新喜劇的風格,除了與萬仁及曾壯祥共同完成《兒子的大玩偶》外,也以更廣闊的鏡頭視角,拍出了《風櫃來的人》。這幾部台灣新電影代表作品的共同性就是深入主角內心以及主角所處的空間,以攝影機遠觀直視取代編排的戲劇情節,提供一種客觀的社會寫實感,成為台灣電影一種全新的電影風格,一般稱之為「作者電影」。

《搭錯車》是在這台灣電影新舊交替的轉折點上,一部保留類型電影戲劇傳統又融合了新電影社會寫實性的一部傑出作品。這部片的主角住在台北大安公園前身的違章建築區裡,是一位外省老兵啞叔(孫越飾演)。他在1949年「搭錯車」隨國民政府來到台灣,靠收破銅爛鐵和酒瓶等回收資源維生,還辛苦扶養一位檢來的女孩阿美(劉瑞琪飾演)長大。電影的劇情就聚焦在他的一生,描述他扶養阿美長大,看著她往歌星一途發展,越成功離他的距離越越遠。片中也有與啞叔同為社會底層小人物的鄰居本省太太(江霞飾演),也是受盡命運折磨,喪夫喪子後就近照顧啞叔。阿美在最盛大的一場電視實況轉播歌舞表演中,啞叔看著電視機裡的阿美心臟病突然發作送醫。阿美雖然立刻趕赴醫院,終究還是來不及見父親最後一面。阿美在傷心懊悔之餘,還是重新站上舞台以更華麗裝扮唱出為父親所寫的〈酒干通賣否?〉。

由虞戡平導演,黃百鳴與吳念真編劇的《搭錯車》透過阿美的成長,呈現台灣在80年代狠很甩開政治主導的歷史進入商業至上社會的路程。本片與新電影已經廣獲讚美的疏離風格截然不同,主要使用中景與特寫鏡頭拍攝人物,也有大量的剪接處理角色之間的互動,再配上表達片中角色心聲的多手動聽歌曲,觀眾很自然地被拉近劇情的跌宕起伏中。為老兵啞叔與其他被命運擺弄的小人物,他們無可奈何卻有情有義的一生,以及阿美對父親無法避免卻又難以彌補的悔恨,在劇情走過之後,再由蘇芮高亢的歌聲唱出的〈酒干通賣否?〉一句一句敲打觀眾同感的心裡,也催動眼淚涑涑地流下。他們的故事既是台灣社會追求發展無可避免的代價,卻又讓人無比同情。

魏德聖導演2007年大受歡迎的《海角七號》,在片中也善用電影歌曲在凸顯社會議題的劇情裡,拉近觀眾的認同。可以說是台灣電影在二十多年後與《搭錯車》所代表的劇情電影傳統再次連結。這個劇情影片傳統的特色就是電影能牽動觀眾的心情,拍得好的電影讓觀眾覺得非常「好看」。《搭錯車》的好看,讓不少人以為它相較於比較不容易看懂的台灣新電影代表作品是簡單的電影。這其實不然。不論是劇本、演員演技、攝影、剪接、配樂等等都是經過細心編排、策劃與指導的決定,讓片中人物的個人故事與台灣社會的發展在劇情中緊密的連結,互為比喻,在感人的劇情與動聽的歌曲襯托下成為一部百看不厭的電影。

引導問題思考

  1. 影片中提到的「會錢」,指的是「標會」時用的錢,研究一下標會是怎麼運作的,並詢問一下父母或長輩他們標會的經驗。
  2. 啞叔和他的鄰居們所住的地方,因為被政府判定為違章建築,所以必須拆遷。台灣早年這類的聚落通常是在怎樣的時空脈絡下形成的?查一下現在的台灣,是否還有這類拆遷事件發生,原因是什麼?
  3. 影片中的經紀人與廣泰被暗示是男同志,他在影片中的形象是怎樣的?這與我們現實生活中真正遇到的男同志是否吻合?
  4. 《搭錯車》裡啞叔生活聚落的成員,他們的背景對照作為民謠歌手的石軍麥、以及後來與廣泰代表的演藝圈,有何不同?你覺得這類的身分階級差異,在現今台灣是否還明顯地存在?又是在哪些面向上浮現?
  5. 電影中使用流行音樂,歌詞往往也呼應劇情走向或角色心境,試著分析片中〈一樣的月光〉、〈酒矸倘賣無〉這兩首歌歌詞的主題、含意,以及它們放在影片中的位置。

 

撰文:林文淇(電影研究學者,中央大學英美語文學系專任教授)

問題設計:林忠模(台南藝術大學音像藝術管理研究所碩士,曾為富邦電影學校負責CNC法國電影教材之譯稿撰寫工作,現為Giloo紀實影音專欄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