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台北》 Goodbye,Taipei

1969│台灣TW │黑白B&W │劇情片Fiction │ 91mins

導演:許峰鐘

主角阿文與夥伴小王流浪到了台北,在報紙廣告上讀到一位千萬富翁欲尋找孫女,懸賞獎金50萬元給找到孫女的人,於是阿文跟小王決定要找出富翁的孫女。在尋找的途中,他們不僅拯救了一位劇情中的關鍵性人物─擦鞋童,也經歷了與劇中反派角色們鬥智鬥法的冒險歷程。

 

推薦理由

施茗懷在〈「串」住最後一笑:晚期台語片的戲曲傳承、喜劇與敢曝的魅力〉此文討論台語片的喜劇時,以《張帝找阿珠》為例,提到了「台語片的丑角,以及此喜劇性角色得以紓解劇情中黑暗面影響的能力。」[1]若從這個角度來觀看《再見台北》,的確可以看到此部片恰好也承現出被消解的黑暗面,並轉化為一派打鬧式的逗趣畫面。所以接著來討論劇情中的兩段打鬧追逐的喬段,首先第一個喬段是反派角色們為了得到尋孫富翁懸賞獎金50萬元,劫持了被主角誤認為是千萬富翁孫女的女性角色,而後與被反派角色騙來的小王及擦鞋童,於水泥儲放倉庫進行你追我跑的劇情。若是以場景來看,此段原是要承現正義與邪惡的兩方對峙,但這邊的「邪」卻在動作及肢體表現,展演了帶有胡鬧意味甚至是頗有向卓別林致敬的表演方式,反倒紓解了理應呈現出緊張、刺激感覺的喬段。

        第二個喬段為飛車追逐的場景,主角阿文連同夥伴小王與四姊妹,追趕驅車逃離的反派角色們,而後反派角色因車子輪胎破輪而下車逃跑,雙方追逐至充滿泥濘的湖水邊,於是開始了一場雙方互擲泥巴的大戰,但是畫面又因反派角色的肢體表現甚至是表情,降低了雙方對戰的刺激感,甚至頗有相互玩鬧的感覺存在。從這上述討論的兩個雙方大戰的喬段,若用敘事邏輯來看,理應有的黑暗面,卻藉由反派的逗趣展演被紓解掉了,也成就了此部電影帶有的使命:觀影帶來了樂趣,但先把敘事邏輯拋諸一旁,讓觀眾笑才是主要任務。

        結尾當然也必須滿足觀眾的期待,千萬富翁尋得了孫女,反派角色無法得到獎金並逃之夭夭,畫面充滿一派和樂,並搭配著文夏與四姊妹表演的畫面,這也是此部電影被製造出來的核心價值:文夏除了是歌手也是電影主角,不僅要吸引歌迷,也要吸引戲迷。更進一步的,也可以發現到當時的娛樂產業其實也與當代的相去不遠,明星不僅是明星,也可以是演員、歌手、甚至是參與電影的製作者,多重的身份交織下,帶動的是當時台語片娛樂產業的繁華盛景。

 

[1] 施茗懷,〈「串」住最後一笑:晚期台語片的戲曲傳承、喜劇與敢曝的魅力〉,《百變千幻不思議─台語片的混血與轉化》,台北:聯經,2017,頁170-172。